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协会简介    |    组织机构    |     协会资讯    |    特别刊载    |    文化交流    |   当代德人    |    群玉璀灿    |    朗州名流    |    史实撷英    |   雷人德语
书画影艺    |    沅澧风物    |     诗乡文苑    |    沅芷澧蘭    |    公告通知    |   大  事  记    |    友情链接    |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|    德景百佳    |   乡    音
闲读袖中锦
发布日期:2020/6/22 16:22:45 发布人员:admin

千年笔记永恒的光

——闲读《袖中锦》

丁兴宇

《袖中锦》是鲁迅文学奖得主陆春祥笔记新说系列的第六部新作,作者对汉魏至明清的古代文人笔记,如《淮南子》《搜神记》《酉阳杂俎》《南村辍耕录》《池北偶谈》等记载的有趣事件进行漫谈,从典章制度到社会风尚,从诗文书画到各类人物,既有现实的社会历史事件,也有浪漫的鬼神精怪故事。每一篇都别出心裁,无限新意,以今人视角剖析古人思维,既解读又创造,或令人捧腹,或发人深省。
读陆春祥笔记新说系列,最大的感觉是:他没有正襟危坐的指教,也没有掉进书袋里反复考证,他是在亦庄亦谐之间,轻松地呈现自己的阅读心得。他的心得,低调而内敛,没有张牙舞爪,也没有气宇轩昂,而是极为隐蔽地闪烁思想的火花。    
        《沈宰相的一封家书》出自清代作家宋荤的《筠廊二笔》,说的是明神宗内阁辅臣沈鲤写给儿子的信。宋作家常常翻阅此信,每次读信都如闻晨钟,心神净化一层。沈鲤在家书中分五个方面教育儿子:做官不要做出富贵气象,要俭素恬淡;热官冷做,不聚敛钱财,不广置田土房舍,不穿高档衣服;约束家人莫恃强生事,遵守法度,低调做事;应酬体貌,自宜简重,且入门如见客,入虚如有人,就是言谈举止得体,并且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慎独;扶贫济困早准备,“舍与穷人棉袄一百个”,给穷人的冬天送去些许温暖。沈鲤为人为官为事的品格值得尊崇,《明史》对沈鲤评价甚高,赞其为人耿直峻洁,为官清正淡泊。他与张居正同朝为政,官居一品,而命运和张迥然不同,皆因自律。他的这封家书被不少人收藏、抄录、诠释,在今天同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古人不见今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”,读《袖中锦》,能够读出作者的慧眼与卓识,不时被故事和作者述评引得会心一笑。陆作家把古代笔记的趣闻轶事,用现代语言一一解读,余味不尽,启人深思。虽然是古代题材,但能从中发现古今之间的关联相通,以传统文化那些优秀的思想阳光照亮今天,照进现实,照出读者的影子。恰如作家自述,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。那些笔记作家,在用毕生的经历,告诫我们。因此,历代笔记里,现实的影子、甚至我们自己的影子也无处不在。”
        《刘道元的人生检讨书》来自明朝作家何良俊的笔记《四友斋丛说》,详细列举了刘道元检讨自己的20种过失和18种弊端,自己检讨,自己剖析,自己讥笑,并说事情常常过去了,而没有悔悟,过几天又犯了,没有从根本上改正。何良俊对照刘道远的检讨书自身检视一遍,觉得很多地方都像,于是感叹“是不是天下的人,弱点都差不多呢?”陆春祥对照老刘的检讨书,也自我剖析一番,发现自身同样存在“遇事则发”“不达时变”“御下苛察”“掩人过恶”“议多讥刺”的缺点,说到“交浅言深”,陆作家说:“不该说的说了,不能提前说的提前说了。说轻点是没有社交经验,说重点就是弱智。在对方眼里,就是一傻瓜,不废吹灰之力,就将人卖个好价钱。”读到此处,我疑心刘道远、何良俊、陆春祥三人在召开跨时空小组生活会。刘道远即刘恕,史学家,《资治通鉴》编辑,不认同王安石变法,在不少场合责难王安石,让如日中天的变法者难堪,结果自讨没趣,日子不怎么好过。
        一部好作品,都有爱有恨,有批判有褒扬,尤其有一种关照到人类生活常态的目光,而阅读这些作品,可以帮助读者规避一些问题。在阅读本书时,我时常觉得陆先生讲述的并非古人笔记,而是和当下生活有所勾连的故事,比如《小概率事件》,文中一共列举了五个小概率事件:“烤肉上有头发”写晋文公在食物中发现头发,厨子险些送命,经查是有人嫉妒陷害。“鞋带散了”说汉中山王在成帝赐宴后,起身时鞋带松了,成帝认为一个鞋带都系不好的人,不能将国家大任交付于他。“鞋子丢了”记录楚吴之战,楚昭王战败,撤退时丢了一只鞋,他毫不犹豫回去找鞋,并振振有词说鞋子同他一起出征,一定要带它一同回国,鞋子在则精神在,于是捡一只鞋,得众人心。“官帽挂了”讲的是明代御史张庄懿到山东检查工作,一酒家的广告牌将他的官帽挂落,别人看来寓意不祥,尽管知州、酒家反复做检查,张御史并不在意,只说这条街骑马的人多,酒家的幌子要提高一些便了事。“帽戴歪了”说元世祖有意召见胡石塘,胡在觐见皇上时帽子戴歪了,世祖说:你自己的帽子都戴不正,还奢谈什么治国平天下!这5个事件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足以让人丢官甚至遭遇祸患,而在当今这种由小概率问题引发的大祸患事件又何尝不多,一方面让人感叹命运的偶然性,一方面也启示我们要重视细节。《南宋杭州的骗子》来自南宋作家陈世崇的笔记,共分四个小节,除了第三个小节援引陈世崇的慨叹以及作家自我的引申之外,其他三个小节分别按图索骥,再现了三种典型的诈骗手段。第一小节再现了千年前碰瓷式的骗术,请君入瓮,然后坐收渔利;第二小节则讲述了设局式的骗术,扮大款以行骗;第三小节的内容则是钓鱼式的骗术,做足了鱼饵的戏码,等着肥美的鱼儿上钩。掩卷之后,心思荡漾,自有会心之笑,人类群体之属性,虽越千年的光影,然而形状和颜色基本未变。
        在《袖中锦》中,我还读到了三则发生在常德的故事,其中两则是桃源江盈科《雪涛小说》中的《不善用书》和《甘利》,一则是《太平广记》中的《无支祁》。江盈科是明代公安派创始人和重要作家,我们听过、读过他的笔记故事中著名的有“一个鸡蛋的家当”(《妄心》)、“和尚还在我在哪儿”(《丧我》)和“庸医治驼”。陆先生取用的《不善用书》是写常德府一个可恶的读书人王嘉宾,干杀人越货的勾当,即使入狱、判斩后,仍本性不改的故事。读过之后,我马上生长出三句话:文凭越高不一定文明程度越高,官职越大不一定道德品行越好,财富越多不一定爱心奉献越多。《甘利》是讲一个顽皮学生,用他一个无中生有的梦,驯服爱占小便宜的老师的事。甘利的行为固然不光彩,但对付嗜利小人,还真管用。《无支祁》是讲桃源治理水患中发现水猩猩的传说,早在《山海经》中就有记载。  

陆春祥说过:“我读的笔记,只是历代海量笔记中之一粟,但各种碎石和金子,迎面撞击,有时竟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仍然兴奋,因为里面有‘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’。”确实,每一本笔记都有它的独到之处,都有属于它的前世今生,读者可乘一艘夜航船梦寻西湖,也可于南村辍耕后围炉夜话,从太平广记中信步而来,悠然穿行在历代笔记经典的广阔天地中,攫取潜藏其中的无限妙趣。


2020年5月31日

湖南省常德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版权所有©2010  湘ICP备14008746号-1  电话/传真:0736-7758117